火火的“乡村赛事”查覓包養價格,醉了农人美了贵州——“村BA”“村超”火爆带给我们的启示_中国网

作者:

分類:

【大调研,我们在行动】

编者按

这个夏天,比天气更火热的,是在黔贵大地精彩上演的“村BA”“村超”赛事!

一个“村”字,点透了这两项赛事“热”的原因。由乡村自发组织,以村民为比拼主体——今日中国乡村的激情,尽情奔涌在乡村振兴的大路上。

“要开展形式多样的群众文化活动,孕育农村社会好风尚。”习近平总书记为乡村振兴指明了方向。

孕育好风尚,离不开广大农民群众的积极参与。确实,没有主动性,又哪里来的创造性?没有创造性,又哪里来的“村BA”“村超”这些“村字号”?

“村味赛事”魅力何在?能否兴盛不衰?会为乡村带来哪些变化?又为乡村振兴带来哪些启迪?本报调研组深入贵州乡村展开调研。

侗族群众在表演侗寨琵琶歌。王炳真摄/光明图片

宛若辉光四射的“双子星”,几个月来,贵州台江“村BA”、榕江“村超”灿耀全国。

就在不久前,两项“村赛”接连迎来决胜时刻——

7月29日晚,“村超”在现场数万人的欢庆中落幕。历时两个半月,20支足球队捉对“厮杀”98场,有人评价:整场赛事惊艳震撼,就像踢向山外的一记“世界波”!

7月30日晚,“村BA”在龙腾虎跃的拼抢中收官。从去年“六月六”到今年“吃新节”,这项“出圈”已一年的篮球赛拥趸无数,甚至引来NBA球星参与互动……

“村级赛事”,何以万众瞩目?是因为,纯粹的群众体育所特有的恣意挥洒、忘情投入;多彩的民族文化所展现的绮丽风姿、动人情韵;淳朴的乡俗民风浸润下的浓浓感动、郁郁乡情……

这一切,展露出新时代广袤乡村的勃勃生机,诠释着体育强国梦的深厚内涵。

近日,本报调研组奔赴榕江县、台江县,在赛场内外、村头寨尾走访体验,探寻“两江赛事”衍生出的一个个和美乡村故事。

一、“村味赛事”之火

苗山侗水深处的业余球赛,却打出了国际大赛的气势,其火爆程度、参与热度,超出很多人的想象。

1.“火”在全村老少齐上阵

加速、冲刺、突入小禁区;急停、观察、寻找射门空间。当低平传球穿过三名防守球员来到身前,左边锋董永恒用右脚尖轻巧一挑,左脚发力抽射。足球打着旋儿砸进球门,激起山呼海啸般的欢声。

“球进了!是‘卷粉射手王’董永恒!忠诚村反超啦!”伴着近乎嘶吼的“贵普”解说,董永恒被队友们紧紧抱住。农民、建筑工、小学教师、快递小哥……为村寨荣誉而战的他们,来自各行各业。

和董永恒“脱下球衣就去卖卷粉”一样,朗洞平地村队队长吴化勇上场前几个钟头,还一身泥水下田劳作。谁能想到,35岁的他披挂出战,即技惊四座——快速奔跑中后仰接球,右脚停球,左脚一个“倒挂金钩”,皮球擦着立柱、飞入网窝!

“都是从小比照着电视转播,一次次在泥地上摔砸滚打练出来的。”他腼腆地告诉调研组,从泥水工、技术员到村干部,是内心的热爱让自己从未远离球场。

见到“欧牛王”欧明辉时,他正在小河边放牛。这位“村BA”最有价值球员主业是务农养牛,上场后因“比斗牛还猛”,便得了这个响当当的名号。

调研组了解到,根据“村BA”“村超”赛事规则,参赛球员必须为真正的村民身份。就是这样的“全业余阵容”,在“村超”球场上踢出了彩虹过人、圆月弯刀、电梯球、贴地斩;在“村BA”篮架下腾挪跳跃、抢断绝杀,勇猛无畏化身“梦之队”……

赛事解说员,同样由本乡本土的人担任。

“看!1号跑得飞起,不愧是咱台江‘小跑车’”“开车不能超速,打球你可要加速”……只要“‘村BA’气氛组组长”王再贵一开腔,场上气氛便高涨起来。这位壮实健谈的95后是台盘派出所民警,因熟悉本地球员、了解战术规则,总能临场发挥、感染全场。

“‘村超’是‘泥巴地里长起来的’,只说专业术语哪行?大家不接受。”建设银行天柱支行行长、家住口寨村的“村超”解说员杨兵很有想法。他试着用方言土语解说,当吼出标志性的“汗巴拉、呜呜,颜巴拉、呜呜呜”(侗语,意为“欢呼起来吧,再次欢呼吧”),球迷们都会跟着忘情高喊。

更多人以自己的方式投入“我们的赛事”——“赞助方”,全是本村村民,你10块、他20块,凑份子为队员们买装备、出路费;啦啦队,同样是乡里乡亲,男女老少摇旗呐喊,锣鼓不够锅瓢凑,敲瘪了一堆盖和盆……

“村味”,无处不在。从参赛队伍、赛程安排到颁奖仪式,所有环节都由群众自发组织、商议决定。正如车江一村队球员、“球场洪金宝”陈兴洋所说:“为自己村子踢球,肯定要全力拼,平时再好的兄弟伙,球场相见都是‘搞硬的’。什么虚的假的,绝对来不得!”

2.“火”在民族文化绽华彩

看到榕江乐里镇近百位侗家女儿盛装入场,来自云南红河的余秋妮半天挪不开眼——百褶布裙缀满彩丝,滚龙袖套遍绣花鸟,乌黑盘发典雅华贵,周身银饰剔透精美……

服饰秀还未品够,更大的惊喜开始了:姑娘们走进“吊脚楼”,几个小伙子爬上木梯、拉起牛腿琴,在窗下唱起情歌……

“爬窗探妹!这是我们侗族的恋爱习俗,我爷爷辈都这样的嘞!”激动的“解说”从人堆里响起。

“这么美的原生态,谁能不爱呐?”余秋妮感慨。她已是第四次来“村超”了,每次坐六七个小时高铁,吸引她的除了球赛,就是“怎么也尝不够”的乡土文化大餐。

“榕江父老太有才!征集令一发出,报名参演的节目就排满了!”兼任表演环节总导演的县足协副主席、车民小学校长杨亚江感叹。

开赛热场、中场表演、赛后狂欢……“村BA”“村超”刮起的“最炫民族风”,成为很多人心动的一大理由。

要看歌舞?安排!这里有恢宏优美的侗族大歌、排山倒海的水族木鼓、摇曳多姿的苗族芦笙舞、刚健欢快的瑶族舂杵舞;

想品民俗?管够!村民们身背茅人、举着番布,带来了神秘水书、素雅蜡染,舞起发光的稻草龙、走起古朴的农具秀……

气氛达到沸点,场上便成了“民族大联欢”。7月1日,正值党的生日,调研组在“村超”现场看到,汉、侗双语的《唱支山歌给党听》,引发全场5万名观众大合唱;漫天烟花下,人们手拉手同跳多耶舞、激情蹦“苗迪”,欢乐的声浪响彻夜空……

就连奖品,也充满浓浓的农耕文化味。

“车寨,冠军!车寨,冠军!”决赛之夜,本届“村超”冠军车江一村队在村民簇拥下燃起鞭炮、绕寨庆祝,身后跟着“超级大奖”——一头小黄牛。第二到第四名球队的奖品,依次是黑毛山猪、塔石香羊、本地大鹅。“村BA”的奖品,同样是香米、鲟鳇鱼、三穗麻鸭等农产品。

“一场场艺术秀、民俗秀和风物秀,体现了乡土味、乡情味和乡愁味。”国家高级工艺美术师、榕江县文旅产业发展顾问由守义认为,“现代足球与传统民族文化的融合表达,最接地气,也最有感染力。”

3.“火”在真诚热情待远客

7月8日下午2点,又一个“超级星期六”即将开赛。车流沿榕江东滨江大道缓缓挪动。眺望赛场,只见邻近的大桥步道上挤满了村民。“瞧,本地人都在那儿远远‘看球’呢!”出租车司机石师傅自豪地告诉调研组,把赛场看台让给游客,这是榕江人的待客之道。

“单子多得拉不完!车一天充好几次电。”石师傅说,县里的几百辆出租车、网约车根本不够用,群众自发组织“志愿车队”,在高铁站免费接送游客。

会不会影响自己跑生意?他爽朗地笑:“啥生意能比家乡的形象重要?!”

群众发自内心的善意,让游客记住了“甜甜榕江,热情的城”。

丰乐社区党支部书记陈开华给调研组看了一封感谢信,署名新疆游客凝晓露。她在信上说,带家人来看“村超”,订不上旅店。试着联系当地文旅局,丰乐村干部滕大姐很快赶来,接她们去村民家。一进门,热腾腾的饭菜已摆好。住了两天,离开时想付钱,大哥大姐执意不收,脸上满是笑意。

调研组在台盘村的见闻,同样温暖。

中场休息,人山人海的“村BA”看台上,从1600多公里外的苏州赶来的胡新光,正和当地球迷聊着赛况,这时,“美食派送”开始了。“五彩姊妹”饭、玉米粑粑、粽子、杨梅、李子……被苗家孃孃、阿妹不断塞给观众,胡新光们接过来的又何止是美食!

“场外才感人呐!好多村民自发在停车场维持秩序、在道口做向导、在路上捡垃圾。守着球场不能看,谁心里不痒痒?可他们说,没办法呀,谁让咱是东道主呢!”台盘村党支部副书记李正彪感慨不已。

4.“火”在千行百业焕新机

“超级村赛”拉动“超能经济”。截至7月底,“村BA”“村超”全网累计浏览量超300亿人次。线上大流量转化为线下客流量,带来沉甸甸的“真金白银”。

“从去年7月至今,在‘村BA’带动下,台江县共接待游客200余万人次,实现旅游收入23亿多元;榕江县在今年‘村超’期间,接待游客250余万人次,旅游收入28亿多元。”黔东南州文旅局体育科负责人杨家华介绍。

“村超”球场周围望不到头的小食摊,1元一条的卷粉、5元一碗的冰杨梅汤、8元一盘的折耳根凉拌面……各色小吃物美价廉,引得游客赶忙扫码。忠诚村村民“龙小妹妹”忙得直不起腰:“别看我这摊位小,一天能卖出400多碗冰杨梅嘞!”

“来,尝尝咱榕江的瓜,超甜的!”招呼调研组的,是丰乐村瓜农、人称“西瓜妹”的熊竹青。问起生意,她掩不住兴奋:“以前几天才能卖完的量,现在几小时就抢空喽!最多一晚上,卖了三四千块钱……”

一个个火爆的小摊,折射出地方经济发展的活力。随着藏在深山的“村味好物”映入大众视野,陆续有农业产业项目落地“两江”,前来洽谈投资的企业明显增多。

新的业态,也应运而生。

紧邻“村BA”球场的主题商店里,一拨拨游客在兴致勃勃地挑选纪念品。调研组看到,店里全是“村BA”文创产品和苗族银饰等非遗手工艺品,印有“村BA”标志和苗族图腾的篮球、球衣球袜最受欢迎,吉祥物“村宝宝”毛绒玩具销量也不错。

单价几十上百元的小物件,一天总能卖大几千元。据介绍,台江县已获批“村BA”系列商标6个,申报“村BA”系列商标139件。

“村BA”的辐射效应也很明显。“看球在台盘,吃住在阳芳。我们村离台盘六七里地,很多客人住在这儿,还能体验农业生态特色游!”阳芳村党支部副书记杨美告诉调研组,在台盘村带动下,周边不少村寨吃上了“村BA”饭。

“这正是体育打头、文化助阵、经济唱戏的乡村振兴新引擎。”北京体育大学体育商学院副院长白宇飞分析,通过赛事引流,“两江”实现了体文互促、体文助产、产业兴赛的良性循环。

二、“村味赛事”之根

小小“村赛”,何以突然爆火?调研发现,答案,绝非“机缘巧合”那么简单。

球员激烈对抗。本报记者 龙军摄/光明图片

1.运动传统,“根”在基底深厚

无论从历史厚度还是覆盖广度看,足球之于榕江、篮球之于台江,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。

92岁的“初代球迷”、退休干部杨朝富,翻开《榕江县志》《榕江文史资料》相关记载告诉调研组:“榕江人抗战时就接触足球了。那年月,为避战火,先后有三所学校迁到榕江。”

1939年冬,贵州师范学校最先迁入,组织师生劳动建校,短短几天,一个简陋的足球场就建好了。

“一踢球,哨子声、呐喊声震天响。我们围拢来看,眼睛发直,脚板板发痒。”杨朝富说。

1944年,随着广西大学和桂林汉民中学迁来,更多年轻学生把热爱足球的种子撒在这个偏远小城。此后,足球与榕江紧紧相连,成为当地引以为傲的运动强项。1965年,榕江县足球队还在黔东南州足球赛中夺冠……

近十年来,榕江先后成为省级校园足球试点县、首批全国县域足球典型县、全国体育事业突出贡献奖先进集体。榕江县体训中心主任吴方锦满脸自豪:“我们从娃娃抓起,全县有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14所,县级足球特色学校41所。有群众性业余足球队35支,平均每10个榕江人,就有1个会踢球!”

于是,调研组看到了这样一幕幕——

7月16日晚,平均年龄14.5岁的小瑞村队逼包養平老牌劲旅车江二村队,闯入本届“村超”八强。少年们奔跑欢庆的瞬间,曾代表黔东南出征1972年全省少年足球赛的黄加望湿了眼眶。当年的他们载誉归来,正是这般年纪;

平均年龄45岁的“老男孩足球队”,队员们仍在场上拼抢。“我们的‘油箱’里还有油,还不到‘挂靴’的时候!”虽然战绩不再骄人,但杨亚江仍感欣慰——他组建的车民小学“小男孩足球队”已接过衣钵,蓄势猛长。

百公里外的台盘村,代代相继的故事也在传扬。

邰昌芝,半世纪前享誉全国的苗寨“东风女篮”第一代球员。70多岁的孃孃头戴苗帕、耳佩银饰,没事总会来球场边坐坐。

“那时候,一帮十来岁的小姐妹,跟着夜校老师练打球。开始还有人咕叨:女娃家穿着背心短裤在坝坝里上蹿下跳,羞人呐!后来,我们打出了名堂,省体委召开现场会,号召各地向我们学习。”她笑着回忆。在她们带动下,上世纪80年代,台江县苗寨女篮由1支增至68支。

今天,“女娃娃打球”已不稀罕。

台盘乡中心小学篮球场上,六年级女生李秋香正和五六个同学趁着课间“练练手”,过人、突破、上篮,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,飒爽利落。

这个普通的乡间学校,有自己的篮球队,有雷打不动的篮球课,有举办了9年的“校BA”。这让李秋香很是兴奋。她告诉调研组,自己家住阳芳村,几天前,村里的女篮获得“村BA”女子组冠军,“以后,我也要像她们那样!”

“在台盘,几乎每家娃崽都是跟着大人在球场上跑大的。”台盘村村委会主任岑江龙告诉调研组,“有了这样的‘老底子’,我们的‘吃新节’篮球赛才一口气办了七八十年。”

“只有把对体育的热爱深植乡土,夯实人人参与的深厚根基,才能一有机会,便大放光彩。”北京师范大学农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章文光认为,正是由于两地体育几十年来的不懈蓄力,才有了今日“村BA”“村超”现象级火爆场面。

2.赛事兴盛,“根”在脱贫奔富

站在台盘村村委会门前,俯瞰下沉式的“村BA”篮球场。青山环绕下,21层U形看台被刷成天蓝色,中心处红绿相间的塑胶球场分外醒目。

一年间,球场扩大了面积、新铺了地面、加高了看台、装上了电子记分牌,观众容量从一万人扩展到两万人,还添置了更衣室、淋浴间,“蛮有‘国际范’了”。操持这些时,李正彪总想起老辈人口中的光景。

1936年,假期回乡的几个青年学生在台江县城关街门铺了一块简易球场。台盘村人看着眼馋,在村头宽敞处照着样子忙活起来——用石灰划出边线,树干搭块木板当篮架,配上竹编篮筐。没球衣,就直接在衣服上写号码。比赛,就这样兴高采烈地开始了。转年,“吃新节”有包養網了新节目——篮球赛。

今天,台江156个自然村寨共有205个篮球场,实现了全覆盖。榕江经过多年投入,全县也有了14个标准足球场,全部免费开放。

39岁的岑江龙记得,小时候,台盘村是个远近闻名的穷寨子。其他村寨“搞热闹”(办节庆),他和伙伴们得来回步行四五十里山路。“再看看现在!十分钟上高速,半小时坐上高铁,从凯里过来只要20分钟。要不,咋接得住那么多朋友从各地来看球呢?”他笑着说。

“赢猪脚喽!今晚全村‘打平伙’!”看着“村超”小组赛发奖,70岁的车江二村村民孙文仙欢喜得直拍手。她告诉调研组,一只猪脚,早年间可是稀罕物,“人都说,‘几个南瓜坐月子,一只猪脚过大年’!”

“曾经的贵州,贫困人口最多、贫困程度最深、脱贫难度最大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贵州后发赶超,实现了‘黄金十年’的快速发展,也让一个个榕江、台江华丽转身!”黔包養網东南州乡村振兴局干部杨建福满是感慨。

“衣食足才有精力玩、设施好才有地方赛、交通畅才有人来看。撕下贫困标签的小山村,才能迸发出惊人的力量!”在贵州省社科院文化研究所研究员高刚看来,物质生活的保障、基础设施的改善,是“村BA”“村超”火爆的基本支撑。

3.人人参与,“根”在政通人和

越来越好的小康生活、还会更好的硬实底气,带来的是更宽广的精神世界,更丰富的精神追求,更积极的精神面貌。

“黔东南是‘百节之乡’,33个民族的节日加起来,可以说‘大节三六九,小节天天有’。”榕江县文旅局副局长曾德重告诉调研组,节庆传统、民情风俗、非遗文化,为“村BA”“村超”提供了土壤。

人们感觉到,随着生活好起来,这些年的节庆习俗也在变。

“就拿‘吃新节’来说,这是苗家人每年稻谷抽穗时的大日子。以前靠天吃饭忧心收成,‘吃新节’是为了祈愿丰收;现在呢?好年景让人心里安宁,过节更多是图个高兴!”岑江龙介绍。

让台盘村第一书记张德深有感触的是,火热球赛背后,蕴藏着这个苗族村落文明善治的“秘诀”。

“‘多一块球场,少一桌麻将’,球赛在乡风文明中的作用非常明显。邻里几乎都是‘球友’,当然和睦。起争执闹口角?不如球场上决胜负。更难得的是,球场上的规则,已进入村规民约——不管球员还是观众,只要闹事、不尊重裁判或打架斗殴,都将列入球场黑名单,不得踏入球场。”张德说。效果也是立竿见影:“以前,大多是罚点酒、肉、米等,很多村民不太在乎。现在,不让进球场?那可不行,生活里的大乐趣被剥夺了,还会落单。”

走进阳芳村,村委会门口的标准篮球场上“操练”正酣。

“我们村也搞球赛,叫‘筑梦大学’。为啥呢?因为每年正赶上高考放榜,村民们商量,趁着球赛为考上的学生庆贺一下,鼓励更多娃崽好好学习。”杨美告诉调研组。

令榕江县古州镇第四小学校长龙安波深感欣慰的,是“村超”折射出的“榕江新生代”精神面貌。

赛事期间,古州四小的孩子们活跃在赛场内外:表演“民族服饰秀”;化身“小记者”采访远道而来的客人;学生代表与运动员面对面交流……“瞧,孩子们多棒!自信、大气、阳光开朗!”龙安波说得动情,“我们是一所易地扶贫搬迁学校,98%的学生来自脱贫家庭。刚从山里搬下来时,孩子们见了生人就紧张,总垂着小脑袋往后缩。”

足球,对他们的改变功不可没。

在古州四小,每学期的足球联赛开展得如火如荼。去年,校队勇夺县学生足球联赛冠军,极大鼓舞了孩子们。“一下子感到被人重视,觉得自己行,信心也起来了。”龙安波说。

“‘小榕江人’的身心变化,映射出全县的精神面貌。‘村超’正是扎根在这样充满自信和期待的热土上,才这么有活力。”榕江县乡村振兴局副局长李永中体会颇深。

“这也解释了,为什么‘村超’引发全国性的‘精神归乡’。”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雪莉谈道,“什么是乡村振兴?不仅体现在物质层面富足充裕,更体现在精神层面健康向上,对美好精神文化生活孜孜追求。”

4.长盛不衰,“根”在政府护航

“商量‘村超’的事儿?找我们县足协!”在榕江,调研组总能听到这样的声音。

由19人组成的县足协,成员来自不同行业。足协主席,是搞建筑的;三位副主席,分别是小学校长、中学体育教师、单位职员。足协代表全县足球爱好者筹办比赛,“大家的事大家说了算”。

“村BA”的“决策权”,同样掌握在村民们手中。村篮协和村委会一起召集全村议事,德高望重的寨老、见过世面的后生,都有发言权。

“州里特别看重活动的群众性、自发性,放手让村民自己办赛。”杨建福告诉调研组。政府“不上场但始终在场、不缺位更不越位”,为赛事的举办统筹协调、周到服务。

湖南游客龙刚告诉调研组,7月17日看到“‘村超’开启网上预约”的消息,想带上初中的儿子来看球赛。“村超”?安全有保证吗?他心里打鼓。

到了现场,他放心了:从办赛之初手持仪器进行安检,到加装人脸识别系统、刷身份证入场,再到网络预约、调控人流量,一次次安检升级背后,是当地对“全力做好安全‘守门员’”的清醒认知。

这么多人来看球赛,如何保障吃住行舒心顺心?

榕江县工信商务局副局长王福刚扳着手指一项一项向调研组介绍:规范物价,严禁餐饮住宿借机涨价,鼓励推出“村超优惠”;出租车保持4元起步,协调公司给每辆车以适当补助;将暑假空置的校园利用起来,缓解游客入住难题……

既要服务八方来客,也要惠泽一域百姓。

“村BA”赛场外的“深山集市”,由当地群众供应特色餐饮、农特产品,几百个摊位人气爆棚;“村超”赛场周边的“美食街”,细分为烧烤区、点心区、瓜果区……

“摊位是政府规划场地,免费提供给群众使用的,这样既能增加百姓收入,又不影响交通与环境。随着‘村超’越来越火,摊位也从最初的百十个,逐渐增加到2000多个。”王福刚说。

政府护航赛事的又一举措是:“让手机变成新农具、让数据变成新农资、让直播变成新农活。”

“最火爆的民间主场,最纯粹的民族热情,我在这里等你来。”这是身穿蓝染服装、头戴闪亮银饰的花店店主戴瑶瑶每次开播的开场白。别小看这几句开场白,因为有“村超”加持,每次开播她都能“圈粉”无数;

“5月13日开幕赛,我一口气发了11条视频,点赞数2000多万!”返乡创业大学生唐胜忠带着20人团队直播助农,“村超”一开始,便成了“超级推荐官”……

走在榕江,随处可见这样的乡土主播。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申敏告诉调研组,近年来,榕江“用数字赋能千行百业精彩蝶变”,打造新媒体电商产业园,培育1万多个新媒体账号、1万多名“村寨代言人”。这支队伍,成为“村超”迅速走红的重要力量。

“可以看出,在处理‘群众主体’和‘政府作为’之间的关系上,两地政府方向走得对、步子迈得稳,为乡村文化振兴提供了有益借鉴。”章文光认为。

三、“村味赛事”之思

蓬勃可喜的“村BA”“村超”,同样面临“成长的烦恼”。调研组将大家的“烦恼”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:

村民抱着当地国家地理标志产品——塔石香羊入场。王炳真摄/光明图片

1.如何保持“村味”不走样?

“村BA”骤然火爆,各种合作邀约很快找上门来。

“好多品牌提出搞赞助,有的报价60万元,说是30万冠名比赛,30万给村集体。”张德告诉调研组。

可观的合作资金、巨大的流量变现诱惑,不时撩拨着台盘这个小山村的神经……

村民内部,也出现一些讨论。

“要不要收门票?”“直播权能不能换收益?”“把篮球场围起来加个顶,会不会更有排面?”……

几场热烈的院坝会后,“‘保持原味’”的声音占据上风。大家决定:远离商业化,杜绝资本介入,赛事姓“村”不能变。

而另一面,当“村BA”升级为“全国和美乡村篮球大赛”,当“村超”的“朋友圈”不断扩大,又一种担忧随之出现:与赛事升格相匹配的规范管理、标准化操作,是否会削弱原本的“土味”快乐?

在白宇飞看来,要想“不变味”,首先得明确何为“村味”:“简单说来,就是乡土气、接地气、有人气;保持‘村味’,就是真正以农民为中心,减少行政不当干预,避免过度包装炒作,坚持社会效益优先。”他同时提醒,“村味”的原生态,必须有严格的安全规程来保障,“赛场安全、食品安全、交通安全等等,要想方设法不断强化,这是一切精彩的前提”。

中国旅游研究院总统计师马仪亮认为,把本地人喜欢的活动呈现给游客,和专门办活动吸引游客,效果大不相同——“前者是分享生活方式,后者是商业活动”。而最打动人的,正是这种生活方式及其蕴含的文化传统。“就比如,村里球场不见得多气派,即便是泥巴地、木篮架,只要每个村头都有、出门就能打球,村民就会乐在其中。不能一味追求设施的‘高大上’,忽略了快乐源头。”他说。

中国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副研究员付伟提醒,各地打造“村字号”文化品牌,不能“拷贝粘贴”,更不能搞形式主义、政绩思维,“要因地制宜,深挖比较优势,真正找到既有本地扎实基础,又能触发群众参与热情的活动”。

“加强活动策划和内容供给,盘活乡村历史文化资源,积极提炼属于本地的文化基因和美学密码。”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副主任胡一峰强调,“由此唤醒的乡村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,将促动人们创造更美好的生活。”

2.如何让更多人有获得感?

7月15日晚,新一届“村BA”开幕式上,岑江龙向全国球迷发出邀请:“球场也是你的主场,在这里,每个人都是主角!”

然而,物理意义上的“主场”毕竟空间有限。当天南海北的游客蜂拥而至,他心里也产生了些许遗憾:为保障远客们观赛,不少乡亲选择在场外看大屏幕,或捧着手机看直播。

虽是自觉自愿的礼让之举,但,这样久了,会不会影响乡亲们的体验?赛事越来越火爆,怎样让他们始终有参与感?

杨亚江也在琢磨同样的问题。常年亲历让他深知,每支乡村球队都和村民是一体的,“没有了啦啦队鼓劲、‘犒劳’,队员们踢球怕是也猛不起来”。

所以,当听到各地“美食足球队”8月即将来踢友谊赛时,他脱口而出:“大家都带上啦啦队和特色文化,一起亮个相!”

8月13日,“‘村超’全国美食足球友谊赛”拉开大幕,798支报名球队中,276支最终参赛。这份“有味道”的名单吊足了网友的胃口。

“这是个好路子!”杨亚江认为,当体育成为媒介,串起与人人相关的饮食文化,“村赛”就能联通更多人。

“精心发掘、创设丰富场景,让更多人唱主角,享受身处‘C位’的荣耀感。”马仪亮表示,“从这个角度讲,‘美食邀请赛’大有意趣,可以通过各地美食和足球文化的跨界链接,让乡村巧手们参与进来,引起更加广泛的共鸣共振。”

3.“人才根基”怎样越打越牢?

每周六上午,是杨兵训练口寨小学学生们踢球的日子。

这座村小还是杨兵读书时的大模样,虽然校舍翻新了,却依旧只有一块水泥地的小操场。这样的足球青训,他和同伴们已坚持近十年,“娃娃球队”也从每届十几人扩容到了六七十人。

“我们这代人冲击不了世界杯,但娃娃们有可能。毕竟,中国足球的金字塔底座越宽越厚,出现高水平球员的概率就越大。”杨兵说。

榕江一中体育教师、本届“村超”四强新中村队教练赖洪静,也一直心存梦想:带着孩子们踢进世界级赛场。为此,他从贵州师范大学足球专业毕业近20年来,一心扑在足球青训上。

“基层教练急缺”,始终是他心头大石:“很多年了,我一直被叫作‘全县唯一的足球专业老师’,有些夸张,但师资之缺由此可见。”

对体育人才心怀渴望的,还有岑江龙:“缺教练、缺裁判、缺解说……总之,缺有证书的‘正规军’。我们都被拉上场吹过哨,心里发虚,生怕一不小心整出不公平。”

优质人才从何而来?

“可发挥‘村BA’‘村超’品牌优势,在‘两江’建立训练基地,吸引专业体训队到此扎营,提升当地运动专业化水平。”胡一峰支招,“还可与体育、艺术类院校加强联动,设立大学生实践实习基地,引入师生为当地体育人才培养提供志愿服务。”

白宇飞认为,“草根球队”坚持多年的传帮带,符合乡土体育实际,“什么时候也不能丢”。与此同时,政府部门应通过加大投入、动员返乡、专项引进等方式,为“两江”补上高水平师资之缺。

令岑江龙振奋的是,一切都在往更好的方向走:“州里已经发了文,最近要组织12期体育人才培训班,占大头的是篮球裁判员。村里报名可积极了!”

4.“搞热闹”怎样带来好日子?

每年“吃新节”,是“候鸟”集体归巢的日子,台盘村外出务工的青壮年们总会请假回乡参加球赛。

去年球赛的盛况,让回乡青年刘世诚大为震动。“热闹”搞完,他决定不走了。这位做过护士的小伙子和球友合开了一家“篮球主题餐厅”,紧邻球场入口,墙上满满的“村BA”元素很是抢眼。

刚大学毕业的“篮球兄弟”李红保和王波也回到家乡平水村。外号“小奔驰”的李红保是村篮球队的“灵魂人物”,也是球赛主事者之一。他和王波一心想在家门口就业创业。有钱可赚、有家人陪伴、有球可打,是他们想要的生活。

不尽如人意的是,球场上的酣畅淋漓并没能延续到场下。

刘世诚的餐厅,有赛事时生意火爆,赛事一停便几乎停摆。而因为村里乃至县里产业不发达,适配的工作岗位稀缺,“篮球兄弟”只好把找工作的地理半径一再延长。

今天,台盘村返乡和在外的村民比例,已从以前的3∶7转变为7∶3。返乡青年增加了,但困惑仍在:“村赛”火了,自己的发展机会在哪里?

“赛事活动‘潮汐效应’明显,客流时空集中性突出。”马仪亮开出药方,“保持活动持续性,不能赛季一过就停摆。要注重创新,打造赛事品牌,尽快带起其他业态,让游客有多样消费选择。”

“两江”丰富的非遗文化和生态资源,为开发文旅项目、拓展产业空间提供了基础。贵州民族大学教授王富慧认为,政府要积极主导、完善规划,不断延展吃、住、玩、购、体产业链条,培育民宿露营、度假康养等新业态,持续拓宽群众增收渠道。

在章文光看来,“精准对症”仍是“两江”用好赛事红利的关键所在:“台盘村空间小、业态单一,更适合打造体验感强的特定旅游目的地,吸引强偏好、高黏性人群。比如,建好‘篮球小镇’,让游客来这里随时打比赛、深度了解篮球文化。同时,联动周边村寨一起发展,既补上自身接待条件的不足,又能从‘富一村’到‘富一片’。榕江可借‘村超’效应,发挥县域协同优势、统筹区域资源,把相近的旅游景区连成线、织成网,打造旅游集散中心。”

尤其令专家们看重的是,榕江、台江,正在走出一条脱贫地区因地制宜发挥优势,变“后发”为“先发”的致富路。这条路上,留下了“两江”人致力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、文化振兴与人才振兴共发力、夯实脱贫成果与走向乡村振兴相衔接的探索足迹……

历时一周的深入走访中,调研组的心,始终被感动与震动着。

这是一种怎样的热爱?凌晨两三点的球场上,他们仍然在奔跑、在跳跃、在突破。不论性别年龄、不分职业身份,他们手中的篮球、脚下的足球,其实都是心中的追求,是沸腾的生活,是热烈的人生!

这是一种怎样的团结?为了“我们的球队”,村民们出钱、出力、出真情。当品味俱佳的美食温暖了球员们的胃、精彩纷呈的表演惊艳了观众们的眼、倾力相助的善意柔软了游客们的心,他们,便成为今日中国乡村最真实最朴素的代言人。

包養是一种怎样的渴望?从天南海北而来,挈妇将雏而来,为梦想而来。当场上的激情呐喊与场外的雷动欢声合鸣、当乡村赛事的蓬勃生长与举国上下的热切关注共振,我们看到的,是一个砥砺前行的国家和她勇毅自强的人民,是超越城乡地域的发展热望与同力协契的奋进信心……

在对美好的执着追寻中,我们共同诠释着更盛大更恒久的美好。这,或许就是“村味赛事”最可贵的启迪——

以文化为基石,以农民为主体,以人才为关键支撑,以产业为重中之重,尊重人民首创精神、激发群众内生动力,“我们”之中蕴藏着无穷智慧和巨大能量!

“我们的比赛”,因“我们”而精彩!

球员们说,最精彩的进球,永远是下一个。球场上的精彩,还会继续。我们相信!

(作者:本报调研组 调研组成员:常戍、田延包養網辉、王斯敏、吕慎、王东、王丹、陈冠合、周世祥、杨飒、张进进)


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